为瓷🇨🇳左和英🇬🇧右人沏茶[ ⃒⃘⃤]

【川渝】(略有增改)《关于我的小男友》

*川爷第一视角✓


*不拆不逆✓


*普设与省城设混杂✓


*大量私设✓


*含直辖烂梗以及战争,也有现代✓


*不甜你劈我瓜✓


【有点题不对文,而且文笔非常垃圾,BUG应该也会有,但我懒得改了(任性)】











[省城拟‖川渝]《既然久长时便不羡朝朝暮暮》

一句话:非直辖时期的小渝穿越到了现在

现时间线川渝已在一起,没有大三角,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川爷只会把以前的小渝当成弟弟来对待,就算是同一个人,他也不会做“ntr”这种事情。


为了区分,以前的小渝用“渝州”来称呼,现渝不变(感觉可用的称呼蛮多的)


文笔巨无敌垃圾,慎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懒得进行什么修改了()]







彩蛋是回到正常时间线的重庆跟四川,因为实在太困了,所以并不长(* ̄m ̄)


ps:看完彩蛋还要去看看评论区





【省城拟‖川渝】《无聊的日常》

算是给自己的十八岁生贺吧哈哈,但也不完全是,因为是在心血来潮抽空写的所以bug很多,我暂且估计也懒得改了。


和我以往设的川渝会有些不太一样,成年了,就想给自己整点新活。


注意避雷:


         å‡æ·¡å®šçš„流氓本质川X作天作地渝


川渝不拆逆‖互相流氓‖无逻辑‖含小黄渝‖已交往‖平淡日常‖迫害渝爹‖垃圾剧情


          ä¸¥é‡âš ï¸ æ–‡ç¬”真的非常垃圾!









这次彩蛋应该还蛮值得看看的?







【省城多cp】《记我们的故事》上

cp预警:京沪‖川渝‖津皖‖云贵‖


‖流水账‖大面积无差迫害‖黔黔受伤最严重的世界‖个人私设‖京沪开板板车‖不严谨文笔云云‖均不拆逆‖生草剧情‖随笔‖


PS:是省城设,但每位意识体之间不一定互相认识。就比如一个城市的意识体知道另一个城市,但不一定见过其意识体。


     âš ï¸ç§è®¾æ²¡æœ‰ç–«æƒ…!!!(垃圾文笔)






我天,怎么这么多礼物,彩蛋是真的很屑!慎投啊!我丢!还请各位小可爱多把礼物留给真正厉害的老师!


【川渝】心脏的热源名为你

我文笔真的好尴尬额啊啊,最近实在灵感枯竭了,就胡乱搞了篇小学生作文




说起来真的好委屈,之前写好过一次结果不小心被我粘贴掉了,平复了一天多才下定决定重写,结果憋出了这么个烂玩意


        å½©è›‹ä¸€å¦‚既往的屑,还望谨慎下手


【城拟‖京沪】“不是任何我愿意都是喜欢”

这个时间点发应该不会被人注意嘿嘿


⚠️  é¢„警下是BE!文笔非常垃圾!憨‖批外地佬来创自家cp罢了


        ps:沪有点情感上的认知障碍


      



啊啊啊!感觉根本没表达出自己想要的感觉!辛苦各位小可爱的眼睛了!


          ps:彩蛋比较重要【有改动】

    

[川渝‖蓉] 《我们仨》

均有迫害‖cp只有川渝,其他皆为亲情,KY请自重。本人渝家的,文笔有限抱歉。


    






彩蛋是川渝的一个脑洞预告,很短,可看可不看,也就一两句话。

[粤桂粤] “你是想听我说我爱你吗?”

⚠️:互攻‖双向痴汉‖非清水‖温馨‖微虐‖略影射现实‖含p友设定[但双洁]‖


               ps:两人均有一定的反差











    



彩蛋实在发不了,想看的麻烦加我QQ吧,反正很短,四五百字只有。

[省城拟/川渝]《关于风筝的故事》

川渝不拆不逆✓省城设意识体✓甜虐皆有✓/画风有点不正常✓/文笔垃圾✓


     


  â€”—正文


       ä»Šå¤©æ˜¯å‘¨æœ«ã€‚看重庆念叨了好几天,于是终于空出了一天时间的四川就把人带到家附近最大的花园来玩。


      å’Œåˆ«çš„小朋友一样,重庆刚到公园第一眼就被前面不远处卖风筝的小摊子给吸引住了,四川当然是一脸宠溺的同意并让他放手挑一个。


    åªæ˜¯é‡åº†æ”¾é£Žç­çš„样子好像和别的小朋友似乎有那么些不太一样。这是十分钟后四川得出的结论。

         

     â€œå‘ƒï¼Œå°æ¸ï¼Œæˆ‘想你应该可以试着逆风跑起来,而不是把线缠在你身上。。。这玩意是根本不可能把你带飞起来的”


   ä»Šå¤©æ— ç–‘是放飞风筝的好气候,天上的太阳很温和,待会也不会下雨,气候不冷不热的,风力方面还足够。


    è™½ç„¶æœ‰è‰¯å¥½çš„天气和宽阔的场地这两种加持的天时地利组合,但可惜泱泱大华十四亿人口,你总不可能要求全国放风筝的老手都在其中吧?


   ä¸ç®¡ä½ æ€Žä¹ˆæƒ³ï¼Œçœ¼å‰è¿™åªè¢«æŒ‚在树上等人想办法把它取下来的风筝,还有不远那只在地上匍匐半天也登不起来的风筝,以及那边那两只也不知道怎么缠在一起了的风筝还是非常有发言权的。


   è™½ç„¶ç”»é£Žç•¥æ˜¾è¯¡å¼‚,倒也挺意外和谐的


   ä»–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回了重庆所在的方。。。玛德,人呢?


     å››å·çš„左眼皮跳了跳,顿时心中一阵恐慌,但好在他立马就在自己身后看到了正在一边奔跑一边拉扯风筝线的重庆


     ä»–松了口气,什么嘛,小细娃什么爱乱跑,还以为要出什么大意外呢哈哈


      â€œå°æ¸ï¼ä¸ç”¨è·‘太快了!慢慢跑!”


      çœ‹ç€å’Œé£Žç­æ–—智斗勇的小豆丁,四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家孩子就是可爱。。。嗯?好像哪里不对劲?


  â€œå¯¹ä¸èµ·ï¼Œå¯¹ä¸èµ·ï¼å®žåœ¨éº»çƒ¦ä½ ä»¬äº†ï¼æˆ‘之后一定看管好他。。。啊不,不是之后,现在,对,就现在!”


     å››å·é¡ºæ‰‹æ‘ç€é‡åº†çš„头朝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深深的鞠了一躬以表歉意。可恶,为什么小家伙放着放着就把风筝放断线了啊,而且正好还是落在了电线上,幸好有专门处理这件事的专业人士。。。但真的很尴尬欸!虽然人家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普及了一些安全教育而已。


    â€œè¾›è‹¦äº†è¾›è‹¦äº†å˜¿å˜¿ï¼Œå„位师傅慢走!嗯嗯!一定多注意!”


     å››å·ç›®é€ç€å‡ ä½ä¸“业师傅离去的背影,一阵无力感飘过,他泄气般的垂下头,原来这就是左眼皮跳的真正原因吗?救命!他现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ä»–缓缓地把目光移到了重庆身上,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后者就阴阳怪气的开口了


 â€œçœ‹ä½ åˆšæ‰é‚£æž¶åŠ¿ï¼Œæˆ‘还以为你会给他们一人一根华子呢。”


    è¿™é˜´é˜³æ€ªæ°”的劲。。。只能说不愧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了。


  å››å·æŠ¬å¤´æœ›äº†æœ›å¤©ç©ºï¼Œæƒ…绪不明的说道:“要变天了”


   â€œä»€ä¹ˆ?你不是说今天不会下雨吗?”


四川看着他,腹黑而鬼畜的咧了咧嘴角:“因为某人这一个月都别想吃辣条了”


      é‡åº†æ‰“小就聪明,他几乎不用多想就知道四川指的是谁。


          â€œå–‚!我告你虐待儿童啊!” 


    å››å·ä¸é¡¾ä»–的挣扎直接揪住对方的后领子把人拧了起来,跟拧鸡娃似的


    â€œè€Œä¸”你今天之内必须给我把放风筝的安全事项抄一百遍,另外晚饭之前要是背不到的话那今天的凉拌苦瓜就都归你了”


  â€œè¿™å·²ç»æ˜¯åŽ‹è¿«äº†å§ï¼å¿«æ”¾æˆ‘下来!”


   è™½ç„¶é‡åº†çš„确不算上令人省心,经常不是摔了扑爬就是打架甚至偷摘人家枇杷果这种蠢事都干的出来,但关键时刻该靠谱时他绝对不会掉链子。

     

       é‚£å‡ å¤©çš„四川非常的忙碌,等一切都空下来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好像感冒了,也是,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了,自己天天往外跑,回家也不能及时的洗个热水澡,有几次还是直接在办公桌上醒来的,啧,这不感冒才怪。


     å½“晚他就发烧了,本来是打算忍忍过去的,但咳嗽声还是惊动了旁屋的重庆


     å°å®¶ä¼™ååº”迅速,知道用脑门测试四川的体温,只是给四川紧张的都忘了叫他注意点不要被自己传染了。


   â€œæ€Žä¹ˆæ„Ÿè§‰è„¸æ¯”刚才还要红啊?”重庆不明所以的嘟囔着。


         å››å·ä¸€æ—¶é—´ä¸çŸ¥é“该怎么解释


             â€œä½ ä¸ä¼šæ˜¯è¦æ­»äº†å§ï¼Ÿâ€


     å››å·å½»åº•æ”¾å¼ƒäº†æŒ£æ‰Žï¼Œå†µä¸”他现在喉咙跟烧煤炭炉似的,疼的说不出话来。


     â€œå•Šï¼Œé‚£æˆ‘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你下吧”


      è¯´æ˜¯å‹‰ä¸ºå…¶éš¾ï¼Œä½†é‡åº†å¹²èµ·æ­£äº‹æ¥å¯ä»¥è¯´æ˜¯ä»¤äººæ²¡æœ‰åŽé¡¾ä¹‹å¿§ï¼Œä»–甚至还把防毒面罩都给戴好了。


        å•Šä¸ã€‚。。他好像还在穿防护服


      å››å·:。。。。。。


      å› ä¸ºå«ç”Ÿé—´åœ¨æ¥¼ä¸‹ï¼Œæ¢æ°´å®žåœ¨å¤ªéº»çƒ¦ï¼Œä»–就干脆在下面接了满满一盆的水再摇摇晃晃的端上来。


       é‡åº†åˆšæŠŠç›†æ”¾åœ¨åœ°ä¸Šåƒæ˜¯æƒ³èµ·äº†ä»€ä¹ˆï¼Œæ°”都还没喘匀就又往楼下跑。


     æ²¡ä¸€ä¼šä»–就带着一大包冰回来了。重庆将它们都倒在了盆里。


      å››å·æ¬£æ…°çš„差点都要掉出眼泪了,尽管身上还是热的要命,头也痛的紧,但孩子终于懂事了呜呜。


         é‡åº†ç¬‘吟吟地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瓶可乐放进了冰盆里,然后得意的点了点头。


       â€œå’¦ï¼Œå››å·ï¼Œä½ è„¸å¥½åƒæ²¡æœ‰åˆšæ‰çº¢äº†ï¼Œçœ‹æ¥æˆ‘真的很厉害欸哈哈!”


      å››å·ç¿»äº†ä¸ªç™½çœ¼ï¼Œè¿˜ä¸æ˜¯è¢«ä½ æ°”白的


     è¯´æ˜¯è¯´ï¼Œé‡åº†ä¼šç…§é¡¾äººå€’是实在话,除了刚才那段小插曲外,重庆几乎是一刻也没停歇过,该换毛巾时绝对不含糊,还不忘帮四川转移注意力,一通忙活下来长时间泡冰水的手都红了,指肚皱巴巴的。


     é‡åº†å«Œå¼ƒçš„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几秒,他撇了撇嘴,把面具摘下来重新爬上床跟四川贴贴,他不大的脑袋认真的比对了半天才总结出来这应该是退烧了吧?


     å››å·ä¸çŸ¥ä½•æ—¶å·²ç»å®‰ç„¶ç¡ç€äº†ï¼Œé‡åº†æ¾äº†å£æ°”,紧接着一阵睡意悄然爬上神经,他浅浅的打了个哈欠,这下子也懒得回屋了,重庆软绵绵地趴在四川身上蹭了蹭,后头得让四川给我煮火锅吃,配冰阔落,嗯?盆里好像还。。。算了。。。


         é‡åº†è¶´åœ¨å››å·èƒ¸å£ä¸Šå…¥æ¢¦äº†


      æ—©æ™¨é†’来的四川发现了趴在自己身上流蛤蜊子的小家伙,他憋着笑,半眯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对方软软的发丝,嘴角的笑意愈发温柔,他不知道现在多少点了,但他难得想一反常态,毕竟抱着个软乎乎的小团子睡觉真的很舒服欸。他用被子盖紧重庆,又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垂,还是很可爱的嘛。


    å¯¹å•Šï¼Œæžœç„¶è¿˜æ˜¯å¾ˆå¯çˆ±çš„嘛,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å››å·è¢«è¿™ä¸ªæƒ³æ³•çªç„¶æƒŠé†’,是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ä»–猛然瞪大双眼,连忙从回忆里抽离出身来,四川愣了会,随机释然的摇了摇头,自我嘲讽的苦笑一番,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回忆。


  ä»–躺回摇摇椅,闭上眼,再也不去多想


     1997å¹´6月18号重庆正式离开了四川,几乎可以说是毫不留情的那种,最让四川震惊的还是在这之前一向浮躁的重庆居然一点浪花都没有溅起来。


        å››å·å¾ˆéš¾æƒ³è±¡é‡åº†ä¸ºäº†ç¦»å¼€ä»–以及恢复直辖市的地位暗地里做了多少努力,他能一声不吭的做到这种程度,那么也一定可以建好重庆市的,当然,如今重庆市的发展确实不负四川的期望。


     ä¸å¾—不说,重庆的确很厉害,虽然平时跟个炸药桶似的一点就炸,但非常有目标性,只要有需求就沉得住气,这一切都很陌生,特别是他在电视里亦或是议会现场看到重庆穿着正装从容不迫的发表演讲时内心更是苦涩。倒有他几分影子。


         ä»–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ä»Šå¤©ä¹Ÿæ˜¯å›½æ³°æ°‘安的一天。四川慢吞吞的嚼着吐司关注着新闻上的国外疫情,喔,当然,这其实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闻了,他从盘子里拿起另一片吐司,在看到图片里如同被赤化般的美/国地图时不禁挑了挑眉,露出了唏嘘的神情,当然出于尊重与和平理念他还是希望一切都可以尽快好起来。。。好吧,他们家最近可能也有些自顾不暇了,想到这里,四川再一次沉重的叹了口气,手里的吐司也不香了。

       

 è¿™æ—¶ï¼Œæ¥è‡ªæ¸…晨的第一个来电铃响了起来


    å››å·æ¯”较念旧,手机不到万不得已坚决不给换,但他的主页同时也花俏的不像是一个“老年人”在用的手机。


       ä»–万万没想到是重庆打来的。


   ä»–不知觉的放下二郎腿并挺直了腰杆端坐在沙发上,接着右手熟练的一滑,接通


         â€œå“¥ï¼Œä½ çŽ°åœ¨åœ¨å®¶å—?”重庆开门见山的说道,甚至没有任何问候。


       â€œä¸åœ¨â€æ— èŠçš„四川想要逗逗他


    â€œå•Šã€‚。。这样啊。。。可我就在你家门口欸”重庆顿了顿,情绪不明的放软了声线“现在外面在下雨。”


      å››å·çž³å­”地震一顺,他几乎是从沙发上蹦起来的,几步夺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猛然拉开了窗帘,好家伙,真的下雨了,而且还不小,只能怪他家隔音太好了。


      ä»–想起正在门口的重庆。


     â€œä¸æ˜¯è¯´ä¸åœ¨å®¶å—?”重庆顺从的任由四川给自己擦头发,乖软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狡诈。


      â€œå•§ï¼Œå°±å½“我会瞬间转移吧”自认被抓住把柄的四川心有不甘,但没人知道,当他刚才看到门外淋了一身雨对他笑的灿烂的重庆时什么感觉,就,很难不心动,想到这里,四川手里的力度加大了几分,把重庆当橡皮泥那样rua来rua去的,弄的后者一个重心不稳栽倒了他怀里。


       ä¸¤è€…显然都愣住了,不过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先反应过来的四川意外发现重庆的脸居然泛起了不明意义的红晕,他嘴角浅浅带笑,当年分家时的那个庆贺会上,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扑进他怀里的少年居然会因为这种无意识的举动而脸红。


      è™½ç„¶é•œå¤´é‡Œçš„重庆是严肃的,但他面前的这个重庆,不一直都是小孩吗。


       å››å·å…¶å®žå¾ˆæƒ³æŠŠäººæ‹¦åœ¨æ€€é‡Œï¼Œä½†æœ€åŽä»–还是若无其事的推开了重庆,虽然很不舍,但起码的尊重他还是应该做到的,不论对方的性别,再说了,他刚才已经差点就越了界了,重庆咋咋呼呼的不懂事,他总不能跟着一起胡闹吧。


        æ²¡ç»è¿‡å…è®¸å°±éšæ„æ©æ²¹çš„都是流氓行为,等他把人追到后天天粘在对方身上


         å››å·æ·±å¸ä¸€å£æ°”,伸出手在重庆湿润的头发上蹭了蹭“长高了,都快到我肩膀了”他如此温柔道,就如同讲睡前故事那般,让人不禁沦陷其中。


         é‡åº†ä¹Ÿæ²¡æœ‰å› ä¸ºå› ä¸ºèº«é«˜è¢«æŸçš„问题炸毛,他只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话“你还记得那个风筝的故事吗?你给我讲过。”

    

       å› ä¸ºæ²¡å¤´æ²¡è„‘所以摸不着头脑。重庆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个。


       å››å·å°†æ‰‹é‡Œçš„茶递给重庆,随后自己在重庆对面坐了下来。两人就坐在地毯上,或有意或无意的聊了起来。


        â€œå¤§æ¦‚还记得”四川轻轻晃了晃手里的茶杯“是那个《风筝的醒悟》吧?”


    â€œå—¯ï¼Œé‚£åªé£Žç­ï¼Œä¸ºäº†è¿½å¯»è‡ªç”±ï¼Œä¸æƒœä¸Žè‡ªå·±ç»‘定的风筝线分离,随着风力的减小,最后期限因为失去束缚而掉落在地上,再也飞不起来。”


      é‡åº†è§‚察到四川此刻的神情有些差,但他没问,只是被抽了骨头似的往后倒。他双手枕着后脑勺,盯着天花板足足看了好几秒才眨了眨眼道“很像我,对吧,但很可惜,并不完全一样”


      é‡åº†ç¨å¾®åèµ·äº†ç‚¹èº«å­ï¼Œå¯¹ç€å››å·ä»°èµ·äº†ä¸€ä¸ªè‡ªä¿¡è€Œè®½åˆºçš„笑容“因为我足够强大,即便断了线,我也能飞,并且也有面对一切困难的资本。。。当然,也会越飞越高,毕竟,我可以的不是吗?”


                            â€œå“¥â€


     å››å·ç¼“缓抬眸,听到久违称呼的他心田泛起了不明意味的情绪,他不作答,只是定定的看着重庆。

        

    â€œæˆ‘必须得感谢你的帮助,当年就是因为这条故事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本钱的重要性,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一个我亲手断线的时机,并且不会因为鲁莽反而被伤到,而我一直将这份心思埋藏在心底,不曾流露过半分,直到后来的我终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离开你时”


        é‡åº†å¼ äº†å¼ å˜´ä¼¼ä¹Žè¿˜æƒ³ç»§ç»­è¯´ä»€ä¹ˆï¼Œä½†ç»ˆç©¶è¿˜æ˜¯å°äº†å£ã€‚


    ä»–不想被四川庇护一辈子是真的,但喜欢他,也是真的。


        å°±åœ¨æ°”氛临近诡异前,四川叹了口气,他放松下来,脸上重新挂起了重庆熟悉的笑容,就像游戏加载那样,一点点的爬到了脸上,还是那么温柔,不过就是多了分无奈罢了。


       â€œä½ è¯´çš„很对,野心和强大是共存的,两者相互利用又相互督促,缺一不可,但是嘛,你有一点没拿捏准。”


                      â€œä»€ä¹ˆ?”


        â€œä½ ç¦»å¼€äº†æˆ‘,但你的城市却依旧少不了我的身影以及我的名字,小渝,你家对面的那家麻辣烫就是叫“川渝”吧?所以说,这难道不算是一种无形的捆绑吗?你向来想摆脱四川省重庆市的名头,但到头来,自己都没曾走出来吧?”


       å››å·çœ‹ç€é‡åº†ï¼Œå® æººçš„笑容就像是在看一个孩子,然而只要你仔细听就会听出他的语气到了最后竟染上了几分癫狂。


      ä»–对自己所下得旗胜券在握。


     é‡åº†è‰°éš¾çš„吞咽了下唾沫,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没反驳,笑意极其是张狂,很是刺眼“当然,世人皆知的不是吗?川渝不分家。”


     â€œä¸è¿‡ï¼Œæˆ‘还是不会允许四川省重庆市的存在的。”


       â€œç¡®å®žâ€å››å·åŽŸæœ¬æ‡’散的语气里突然带了几分坚定“我也不会允许的。我家小孩就应该越飞越高,直到狂风暴雨也奈不了他何,不是吗?”


             é‡åº†è½»å“¼ä¸€å£°â€œè°¢è°¢â€


     â€œä¸è¿‡ä½ ä»Šå¤©æ‰¾æˆ‘来主要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件事吧”四川又倒了杯新茶


       â€œbingo!”重庆打了个响指


  â€œå…¶å®žä¹Ÿä¸æ˜¯ä»€ä¹ˆå¤§äº‹â€é‡åº†ä¸€è¾¹è¯´ä¸€è¾¹åœ¨èº«ä¸Šæ‘¸ç´¢ç€ä»€ä¹ˆã€‚


    ç„¶åŽå››å·å°±çœ‹åˆ°ä»–单膝跪在自己眼前,手里拿着经典红戎的首饰盒子将其缓缓打开,里面躺着的,正是一枚戒子。


     å››å·æŒ‘了挑眉,看向重庆,后者抬起头对他笑了笑“专程过来表个白不过分吧?哥,我喜欢你,真的很希望,并不是恶作剧也不是一时兴起的,我在路上想了很多表白的方法以及话语,但就在刚才,我发现我所做的努力都没用了,因为我遇上的是你,面对你,我就只有一片空白的脑袋了。。。没想到我还能再体验一把青春期的青涩。哥,也许这样很冒失,但我还是想问,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å››å·ä¼¸å‡ºæ‰‹ï¼Œé¼“励的看着他


      é‡åº†å°å¿ƒç¿¼ç¿¼åœ°å°†æˆ’子戴四川右手中指上,待对方也完成这一举动后他猝不及防被拉扯到了前者的怀里。


      â€œä¸‹é›¨å¤©æ¥è¡¨ç™½?出门前没看天气?”


    å››å·åœ¨é‡åº†é¢å¤´ä¸Šèœ»èœ“点水般落下一吻


     â€œè°ä¼šåœ¨ä¹Žå¤©æ°”呢?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天气?它还能拦我不成?”重庆双臂悄然攀上了四川的肩“但我今天来确实不止追的有你”他踮起脚尖在四川耳畔旁吹了口气“我还追日”


        è¯¥æ­»ã€‚四川感觉刚才那个额头吻根本不能解燃眉之急了。


ps:彩蛋没了,难补,走评论区的置顶,有🚗